彩票平台出售出租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警示教育>>正文

攀比和虛榮讓他成為金錢的奴隸

——浙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劉旭松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作者:

來源:

省直紀工委

發布時間:

2019-3-4

 

2018年9月,得知自己職務犯罪一案即將被移送至檢察院審查起訴時,55歲的浙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劉旭松痛悔不已:“我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愿意接受最嚴厲的懲處。”

“儒雅”,這曾是很多人對劉旭松的評價。作為一家大型國企的一把手,劉旭松的知識水平和談吐能力,連調查人員都頗為感慨,然而其腐敗墮落的歷程也發人深省。劉旭松案是杭州市上城區監察委員會辦理的首例轄區省屬國企人員職務犯罪案件。監察機關查明,劉旭松涉嫌貪污、挪用資金、國有公司工作人員濫用職權、騙取票據承兌等犯罪。

“這間辦公室里有書香,但也有腐敗”

2018年6月21日,調查人員來到劉旭松的辦公室,依法出具搜查證后開展搜查工作。這間辦公室寬敞明亮,裝修高檔,書柜里分門別類排滿了幾百本書籍,有《禮記》《墨子》等國學書,《紅樓夢》《水滸傳》等古典文學書,還有企業黨建、經濟管理等方面的書籍,不少書都已顯陳舊,可見已伴隨劉旭松多年。

然而在辦公室柜子里,調查組還發現了包裝精美的人參、蟲草,一盒盒外地名茶、一條條昂貴的香煙、一箱箱高檔白酒和紅酒。“都沒有開過封,有的連快遞紙箱都沒有打開。”調查人員說,這間辦公室里可以說是有書香,也有腐敗。

劉旭松出身于書香門第,父親是大學教授、老黨員,母親是名牌中學的骨干教師,從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劉旭松不僅愛讀書,還寫得一筆好字。1981年,18歲的劉旭松成了家鄉當時為數不多的大學生。畢業后,他先后到杭州市、浙江省商業部門工作,199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2004年,劉旭松到國有控股的浙江惠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擔任副總經理,2009年被任命為總經理。2011年調入一家省屬國有企業擔任主要負責人,2015年任浙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總經理,此間,劉旭松還攻讀了在職工商管理碩士。

儒雅的外表、貪腐的內心,這樣的矛盾在劉旭松身上體現為臺上說一套、臺下做一套。在懺悔書中劉旭松寫道:“我平時在開會作報告和找下屬談話時,教育大家要廉潔,不允許貪腐,甚至大談自己的廉潔之道,目的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惡劣行徑,同時在考核中獲得好評,得到上級領導的認可。”

“既有學歷優勢,又有知識能力,入黨早,提拔快,面對一帆風順的前半生,本應感恩組織的培養與厚愛,誰知他卻滋生了驕傲情緒和個人私欲,最終滑入違紀違法犯罪的深淵。”結案后,調查組負責人感嘆道。

“不受制約的權力真是害死人”

提起劉旭松一案,不能不說與他共同犯罪的夏筱玲。夏筱玲比劉旭松大兩歲,文化程度不高,常年從事財務工作,案發時已經退休。

劉旭松和夏筱玲1998年開始在同一單位工作,此后不論劉旭松去哪家企業任職,都把夏筱玲調去做財務,甚至還任命為財務部門負責人。如此信任有加,是因為夏筱玲長期配合劉旭松做假賬、私設小金庫、套取公款、違規報銷發票。在此過程中,夏筱玲也分得大額贓款。“如果沒有夏筱玲的配合,劉旭松也可能會違紀違法,但罪行絕不會如此嚴重。”一名辦案人員介紹。

惠豐公司的主要經營范圍是白糖業務。初到惠豐公司時,劉旭松和夏筱玲發現前任公司負責人有用個人賬戶收取公司貨款的做法。二人商議后,不僅沒有糾正問題,反而決定違反財務制度,沿用這一操作手段。個人賬戶收公款,不僅僅是圖一時方便,更主要的目的是便于入賬時做手腳,截留公款占為己有。多年來,通過這一手段,劉旭松和夏筱玲就侵吞公款27.245萬元。

惠豐公司是一家國有控股公司,劉旭松當時也是公司個人股東之一,然而其名下4.5%的股份(對應股本金45萬元),劉旭松卻沒有實際出資,而是以小金庫公款支付。2012年,惠豐公司因收購改制,決定對賬面利潤進行分紅并將相應股份轉讓,劉旭松名下4.5%的股份對應分紅款56.925萬元,轉讓款45萬元。由于劉旭松從未對這4.5%的股份出資,因此相關分紅款和轉讓款應屬國有。劉旭松、夏筱玲當時已擔任惠豐公司上級公司的總經理和財務副經理,二人商議后,隱瞞事實真相,將這101.925萬元轉移至夏筱玲的賬戶“慢慢消化”。

對于夏筱玲的“合作”,劉旭松不僅拿出部分費用與她分贓,還在其生日時動用小金庫公款為她購買了一塊價值6.6萬元的手表相贈。有了劉旭松的縱容,夏筱玲膽子也越來越大,有一次在劉旭松不知情的情況下,她竟然挪用公司貨款100萬元用于放貸生息。

在享受到一次次“特事特辦”、侵吞一筆筆公款后,劉旭松終于吞下了自己釀成的苦酒,他一次次地懺悔:“不受制約的權力真是害死人!”

“變成了金錢和享受的奴隸,忘了人為什么活著”

辦案過程中,調查人員發現劉旭松的贓款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吃喝玩樂。“我的腐敗是從追求吃穿開始的,最后變成了金錢和享受的奴隸,忘了人為什么活著。”回顧自己的墮落之路,劉旭松找到了問題的根源。

劉旭松自己坦承“作為國有企業負責人,我受到的黨規黨紀、法規制度教育比其他人多得多。”然而貪欲作祟,這些學習并沒有讓他增強清廉的定力。

“他工作、居住都在上城區,按說住宿是很方便的,但經我們調查發現,劉旭松居然有30多張高檔酒店住宿發票在公司報銷,而且絕大多數都是杭州本地酒店。”調查人員介紹,從2011年起,劉旭松在夏筱玲的幫助下,頻繁違規將個人開支在公司報銷,費用涉及住宿、餐飲、購物、旅游等方方面面,金額超過8萬元。“他對黨規黨紀可以說是既熟悉又麻木。”調查人員說。

“我有強烈的攀比心和虛榮心,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責任。”據劉旭松交代,在與私企老板交往過程中,對方的派頭、出手大方讓他很羨慕,于是他也充起了“大款”。然而,單靠自己的工資肯定遠遠不能維持他豪奢的交際,劉旭松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公司小金庫,這樣一來個人面子足了,國有資產卻蒙受了重大損失。“貪婪是魔鬼,貪欲是萬惡之源,人的純潔比什么都重要。”案發后,劉旭松終于幡然醒悟,然而悔之已晚,國家的損失已經造成,其本人也必將付出沉重代價。

2018年9月,劉旭松所在單位上級黨組織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后,監察機關將其與夏筱玲職務犯罪案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2018年12月17日,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對劉旭松案進行公開審理,將擇期宣判。

彩票平台出售出租 bm740线路检测 排例五2000期基本走势图 幸运5app下载 福建体彩31选七第75期开奖结果 球探nba比分 500万pk拾计划网站 极速赛车怎样看大小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 赌大小单双稳赢不贪 新手麻将教学